何小荷

属于何小荷的黑暗文学

未时歌•泥巴

文/何小荷

我走到了悬崖边上,我很乐意跳下去
要么飞到云端,要么摔成泥巴
我撒泡尿照了照自己的模样
原来我本来就是一坨乌漆吗黑的泥巴

我喜欢了一个女人,我很想告诉她
要么她开始讨厌我,要么她更加讨厌我
我写了一首诗来照照自己的模样
原来我本来就是一把毫无顾忌的刀

我开始想流泪了,我没有流出来
要么流往眼角,要么流往心间
我只记得她是我魂牵梦绕的味道
原来我本来就是一个孤独的亡魂

我还是喜欢她,却说我不再喜欢她
要么把自己的嘴闭上,要么把自己的耳朵闭上
嫉妒是一把绞得人心碎的刀
茫茫的天地间,去往何处,去往何处

未时歌•黑天鹅

文/何小荷

有点想笑,有点想哭
那个似哭似笑的青铜面具
浮沉在弱水与青空冥冥间
想象自己是一片黑天鹅的羽毛

有点嗔怒,有点痴缠
曾路过的轮回路,茫茫无故人
嗔她知为何故,痴她知为何故
谁的倾心不是一场滟滟红尘

有点踟躇,有点悲苦
她美的像一朵小野花般单纯
踟躇的暗里着迷,悲苦的相爱很难
如一只黑天鹅永无法去往伊甸园

岂非爱情,岂非天命
她美的像一片流云般温软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去的爱情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许下的宏愿

未时歌•犀香

文/何小荷

如是说,生犀不可烧,燃之有异香
如彼言,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她来时,我便从她身上的少女味道开始沉吟
子不语,偷香者输了一场未曾开始的纷争

每一抹突如其来的犀香都是一场初心的动乱
那被生活和时光的尘埃埋葬的少年
一如当年的在情事里仍旧毫无招架之力
她的脸挨着我的脸,她的头碰到我的头

她那不经意间的耳鬓厮磨,她那不经意间的闯入
如同那不知何来的妖风,吹皱一池无波的死水
轻而易举地只花了一个念头去动情
却需花无数个念头去苦恼,去嫉妒,去忧伤

可是少年郎,那肇事者一点儿也不知道啊
可是少年郎,仅凭虚无的犀香何来的爱情啊
可是少年郎,你可是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啊
可是少年郎,她目光的尽头并不是你...

有花七色 第十二章

颜子雍: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打开脑洞,构建世界观,神仙,为什么不显于人间?请为我点赞】


颜子庸一瘸一拐地跟在山鬼的后边,像极了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小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幽怨,打屁股就打屁股吧,用得着拿手腕儿粗的松枝大棒打么,直接用小手打多方便自在,哼,这笔账早晚是要还的,不过老子心地善良,就用手轻轻打一下下就好,颜子庸恶狠狠地看着山鬼贴身的袄裙下挺翘丰盈,圆如满月的香臀想道。


山鬼凤目斜斜瞥了一眼颜子庸,见他目不转睛盯住自己的屁股看,不禁恼羞成怒,面红耳赤,恨恨道“小贼,再看挖了你的眼珠子!”


瑶姬手一伸就欲故技重施,揪那...

有花七色 第十一章

颜子雍: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写在大四毕业的最后几日,好几个月没写了呢,消极怠工要不得,但是写了没人看一眼也打击很大;嘉禾绯衣,抖M系骚蹄子,是宅男所无法抗拒的嘿嘿嘿】


一阵香风拂过嘉禾宫,重重深宫,萧索庄重。一张矮几,三杯淡茶,大殿里静谧得只能闻见颜子庸一遍又一遍的道,“哎哟!哎呦!疼死老子了,你这根烂庄稼,烂神仙,什么玩意儿!”


山鬼跪坐在蒲团上,襦裙紧紧贴着她的肌肤,美妙的曲线全落在了颜子庸痛中偷暇的直直的小眼神里。她的长发如一汪黛墨痕,笔端随意的一梳,便梳到了她美满的香臀上。


托起白瓷小茶杯,慢慢递到樱桃一样的小...

有花七色 第十章

颜子雍: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瑶姬小姐早就见识过颜子雍贪花好色的品性,对他偷吃玉杯上香唇印痕的风流韵事也见怪不怪。巫山云雨丹就像一根红线,将她与他绑在一起,瑶姬小姐总想狠下心来胖揍颜子雍一顿,但踹出去的玉腿总是软糯糯的不着力气,给颜子雍挠痒痒都嫌太过温柔。那仙丹不知道帮颜子雍捡回了多少条小命,大多仙丹的作用都是洗筋伐髓、固本培元的,偏偏这古古怪怪的巫山云雨丹,竟是用来培养夫妻感情的,此刻她心里硬生生闯入了一个吃错药的色胚,恶心得不行。


颜子雍远远缀着一袭黛绿锻裙,酥胸挺挺,丰臀翘翘的仙子姐姐,他衣襟都快要被口水浸湿了,有心想追上去调戏一番,却...

有花七色 第九章

颜子雍: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喜欢请为我点喜欢】


颜子雍满脸期盼地看着山鬼瑶姬,像极了一只乞食的小狗。仙子姐姐你怎么还不快快答应呢,须知能收一个像老子这么帅气这么聪颖的小弟那是一份千年不遇的缘分呐,要不是看在你仙子姐姐以亵衣救老子一命的份上,排队也轮不上你的那。


山鬼瑶姬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小狗,这个小混蛋好好打扮起来还是挺耐看的,收做小弟也还是蛮不错的,以后再有什么采药啦烧火啦的活尽管吩咐他去做即可,“既如此,那你可要做好挨打的心理准备,我的规矩是,我说一你不可说二,我去东你不可向西,否则棍棒加身时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有花七色 第八章

颜子雍: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脑洞终于又回来了,我本不是一个贱人,想把男角写的够贱真不容易,喜欢的请为我点喜欢啦】


“啥子?巫山云雨丹?听着像是一味难得的春药哟,却从未在坊间听闻过,不知道效用怎么样?”颜子雍十岁上青楼的妙事儿在长安里可是人尽皆知的,像合欢散啦、相思方啦、欲仙丹啦这些都算颜子雍司空见惯,也就西施颤声啼啦、贵妃夜夜娇啦、我爱一条柴啦、如来大佛棍啦、观音脱衣散啦、王母潮水露啦等还能勾起他些许兴致,颜子雍突然眼睛瞪圆,双手一上一下护住要害部位,直勾勾地看着的俏然玉立的山鬼,“啊!这,这,仙子姐姐,你怎么你会有这等药石,难不成,难不...

有花七色 第七章

颜子雍: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对不起大家,因年节停了三天,期间不断尝试写出来,不尽如人意,只好不断升级脑洞,我的脑洞无限大,如果喜欢本文请为我点喜欢和推荐】


“仙子姐姐,你的亵衣真的好香,好香……”颜子雍一张铁齿铜牙甚至比仙剑还快三分,山鬼瑶姬心中嗔怒欲炸,只想把眼前这个痞子撕成千万张碎片,用仙剑都不够痛快,呼呼一掌轻飘飘印在颜子雍心口,颜子雍就像断线的风筝摔得远远。


颜子雍捧着心大口大口的吐血,只觉得一颗心已碎成八瓣儿。他犹自贱笑,贱得像个没死在战场上,却死在妓子肚子上的得胜将军。山鬼瑶姬看着这个混账东西,自从弹剑踏歌登天路,成...

有花七色 第六章

颜子雍: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我的脑洞无限大,请为我的脑洞点喜欢!这一章叙事比较平淡,下一章应该会十分欢脱!】


颜子雍一路哼着无耻的淫词艳曲,不时从怀里翻出仙子姐姐绿莹莹的亵衣闻两口,整个人神清气爽。他一刻也不愿意消停,一会儿跑去追赶带着崽子的野猪,一会儿又去扑那花花绿绿的蝴蝶,一会儿又去大河边上清凉地洗一把脸。沿着大河边就不时遇到汲水的野兽,颜子雍却没有打它们的主意,因为他运气好捡到了一只撞死在树桩上的傻兔子,够他好好吃上一顿的了。


他当然没有明确的方向,只好沿着大河直下,也许能碰上此件的人家,最大的希望是遇上那位沐浴被色鹰偷窥...

© 何小荷 / Powered by LOFTER